籍捅楠 籍液颖 宓炮谷
尤物

欧阳志远的家在本市的最东面的文化街,而傅山医院,却在龙海市西郊,两者的距离,有10公里路。 欧阳志远上班是三班倒,碰到刮风下雨,就不能回家,所以,欧阳志远就在医院附近,租了一间房子。 今天喝多了酒,就没有回去。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,急速的冲向萧眉居住的医院宿舍。 萧眉住在医院2号宿舍楼东单元三楼。欧阳志远上下找了个遍,竟然没有找到萧眉的影子。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着急。 欧阳志远赶紧掏出电话,拨打着萧眉的电话。 “萧院长,你在哪里?你的宿舍门口没看到你呀?” “我在光明……花苑……!” 欧阳志远一听,差一点背过气去。萧眉说的光明花苑,是萧眉的另一个家,离医院有五公里。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子锁好,跑到街道上,等了好一会,才拦到一辆出租车。 当欧阳志远赶到萧眉的光明花苑,在二楼的东户门前,看到醉酒的萧眉。 萧眉颤动着柔弱的肩膀,趴在自己的门旁,正在哭泣,样子说不出的无助和忧伤。 欧阳志远心中深处的那根刺,被萧眉忧伤无助的哭声拨动得顿时颤动起来。 萧眉竟然喝醉了?这怎么可能?这还是优雅高贵、风姿卓越、英气妩媚的女院长吗?眼前的萧眉,就是一位受了万般委屈、无依无靠、孤独无助的柔弱女子。 欧阳志远心中一痛,连忙上前扶住萧眉,轻声道:“萧院长,这是二楼,你家在三楼,快起来,我扶你上去。” 萧眉平时并不喝酒,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? 萧眉醉眼如丝,说不出的幽怨,看着欧阳志远,眼睛一亮,眼泪扑簌的流下,白皙修长的手猛地一下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,有点语无伦次,喃喃的道:“志远,是你吗?你回来了吗?”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道:“萧院长,我扶你回家,快点!” “好的,志远。” 萧眉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,含着泪笑着道:“志远,咱们回家!” 萧眉整个身子一下子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,雪白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,那种女子的淡雅幽香,让欧阳志远心中狂跳。特别是萧眉温柔的声音和语气,让欧阳志远心惊胆战,身体发热。 欧阳志远连忙移开目光,搀扶着萧眉来到三楼的东户。 钥匙在那?欧阳志远找了半天,终于看到一串钥匙,竟然像男人一样,挂在萧眉的腰上。 欧阳志远伸出手,去摘萧眉要见的钥匙,手指不小心接触到那抹柔软雪白的腰间肌肤,一种滑腻柔软顺着指尖,如同电芒一般,传到欧阳志远的骨髓。 欧阳志远连忙掐了自己一下,快速的打开房门。 萧眉这套房子的地址,欧阳知道,但没有来过。这一套房子,竟然是一套温馨的新房,这难道是萧眉的新房?萧眉才结婚吗?在医院里,怎么没有任何人提起过萧眉的过去? 客厅的墙壁上,挂着一副结婚照。身穿婚纱、极其漂亮,一脸幸福的萧眉,依偎在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怀里。 好一对金童玉女。 欧阳看着结婚照上面的年轻男子,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,但却想不起来,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。 怀里的萧眉踉踉跄跄的倒在沙发上,但两条柔软的胳膊却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,没有松开。由于欧阳志远本身也喝了酒,步态不稳,和萧眉一下子倒在沙发上,身子正巧压在萧眉的柔软的娇躯上。 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,他猛地推开来萧眉,连忙站起身来,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。 真柔软呀。 萧眉的身子向后一仰,欧阳志远差一点魂飞魄散,不由得咽了口唾液,全身的血液狂涌。 欧阳志远也是血气方刚,没有过女人。萧眉娇艳的醉态,白皙的脖颈,对他而言,无疑是致命的诱惑。 这时候,一阵低低的抽泣声传来,好像压抑了数百年一般,透出说不出的凄惨委屈。 “水……志远……” 萧眉抽泣着,喃喃的叫着。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给萧眉倒了一杯温开水,轻轻的扶起萧眉,让萧眉靠在沙发上,把温水送到萧眉红润的嘴唇上。 萧眉含着泪,喝了一口温水,抬起让人爱怜的脸来,包含泪水的眼睛盯着欧阳志远的脸,醉眼如丝、朦胧,眼睛里再次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,猛地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,放声痛哭,一边哭一边喃喃的道:“志远,你不要我了吗?你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,你知道,我是多么的爱你,多么的想你吗?志远,我想你呀,白天黑夜的想你,志远,不要离开我!不要离开我!。” 萧眉的称呼,让欧阳志远内心一愣,迷迷糊糊的感觉到,萧眉怎么会这样称呼自己?什么爱不爱的,这是哪跟哪呀?

不过,看着喝醉的萧眉,又不象在骗人,难道墙上的男子,也叫志远?不可能吧?不会这么巧吧? 萧眉一边哭泣,一边大叫着,猛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,娇艳红润的嘴唇,一下子吻在欧阳志远的嘴上。 欧阳致远身子先是一僵,他本身就喝多了,再加上自己又做了那个折磨了自己很多年的梦,现在被萧眉搂住,幽香的娇唇,猛烈的亲吻着自己,欧阳志远不仅心跳加速,全身火热,一下子意乱情迷起来。 欧阳志远再也忍不住了,一下子压在萧眉的身上,嘴唇狠狠的亲吻着萧眉的嘴唇。 “眉儿姐……我爱你!眉儿姐……我爱你………我爱你……” “志远……我也爱你……志远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” 两人翻滚着倒在沙发上,互相亲吻着,抚摸着倾诉着。 欧阳志远没有经过这种事,只能生涩的亲吻着萧眉,双手不停地揉搓着。 而身下的萧眉,好像更是菜鸟,两人只是疯狂的亲吻,疯狂的抚摸,竟然不会下一步的行动。 欧阳志远的哥们李大鹏,曾经多次领着他到酒店里喝酒,发誓要破了他的童子身,好几次,但最后,欧阳都是偷偷地跑掉。 虽然欧阳志远是学医的,知道女人和男人之间的事,但那是纸上谈兵呀,没有真刀真枪的试练过。 两人吻了半天,男人的本能,让欧阳志远终于脱掉了萧眉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。 身下的萧眉,嘴里发出一声闷哼,眉头紧皱,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. 但欧阳志远感到自己的生命和灵魂,都被这温暖的世界紧裹着,这种紧裹,让他如同奔腾在草原上的一匹烈马,勇往直前的撒着欢……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,在去年就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,但由于种种原因,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。 但就在这一年内,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,再次学习了一遍,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。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,欧阳志远已经做到,闭着眼睛盲针,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。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,自己在大学期间,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,已经开始做大做强。 父亲欧阳宁静,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,一身医术,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,而且医德极好,无论穷人富人,一视同仁,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。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,在三岁的时候,就开始背汤头歌。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,父亲出了一次夜诊,回来的时候,全身血迹斑斑,步态踉跄,随身带着的药箱,也消失不见,神情变得极其憔悴,一言不发,从此后,不再行医。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。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、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,远走他乡,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,定居下来。没有人知道,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。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,用唯一的积蓄,买了一个大院子,作为栖息之地,但全家的生活,就陷入了困境。原来欧阳宁静根本没有积攒下来多少积蓄,很多老百姓根本没有钱看病,很多药材,都是欧阳宁静自己倒贴。 所以,欧阳致远的初中、高中,都在极其清贫中度过的,在大学的时候,自己和人合伙开发了几个医药项目后,生活才变得好起来。 这期间,李大鹏没有嫌弃欧阳志远的贫穷,和欧阳志远结为生死弟兄。 好在母亲墨瑶,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,靠着给人家做衣服,补贴家用,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。 欧阳宁静,只能到街上,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。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实在太高,父亲不得不在澡堂子里,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,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。 两个月前,自己的好朋友李大鹏,终于托到关系,找到在傅山县卫生局上班的远房叔叔李坤,欧阳志远拿出了母亲给自己的一块玉佩,送给了李坤。 虽然李坤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值多少钱,但从玉佩身上发出的晶莹剔透的宝光来看,绝对是好东西,而且是一件古物。 李坤找了一位鉴宝专家看了以后,虽然专家说,东西一般,不值什么钱,但李坤是什么人?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,老油子,一眼就看出鉴宝专家眼里的那抹一闪而过的贪婪,他就知道,这块玉佩,绝对不简单。 李坤回到家后,悄悄的把玉佩珍藏起来,请了县卫生局局长王国栋一顿,王国栋给傅山县医院院长赵南飞打个电话,把欧阳志远安排到了傅山县医院心胸外科。 李坤和王国栋的关系,非同一般。 别看李坤只是一个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,但这个人的路子极广,去年傅山县卫生局长王国栋,能成功击败三位县卫生局副局长,荣升为正局长,李坤出了大力。 欧阳志远学的就是心胸专业。 欧阳志远第一天报道,就碰到了风姿卓越、身材修长,长相漂亮的萧眉。 萧眉长的极美,漂亮的脸蛋,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清灵妩媚,特别是她那天鹅一般白皙修长精致的脖颈,透出一种圣洁的知性高雅,让欧阳志远内心十分的惊奇。 好漂亮的一位女医生。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,更没想到,她就是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的萧眉,县医院业务副院长。 龙海市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,在整个山南省都是很响亮的。 “欧阳志远!” 萧眉坐在办工作后,看到这个名字,内心一跳,一股无言的酸楚,在心里升起。怎么会这样?这个名字怎么会和自己故去的爱人一样?都叫志远?

萧眉抬起头来,仔细的看着前来报到的这个男孩子,萧眉的心灵,受到了强烈的震动,眼睛有点湿润。 太像了,怎么会这样象?特别是这双深邃漆黑的明亮眼睛,竟然和志远的眼睛极其相似,简直就是同一双眼睛。 志远已经走了六年了,这个极其阳光漂亮的男孩子,怎么这么像志远?就连名字都重复两个字?这个男孩子,竟然也是山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,和我们毕业于同一座山南省的重点医科大学。 志远,你走了六年了吧?你怎么会忍心撇下我一个人,独自离开这个世界?你不想我吗?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,眼睛湿润了。 萧眉的爱人叫林志远,是萧眉的大学同学,两人在毕业后,本来要留在山南省的省城南州市,但由于父母不看好林志远,极力反对,萧眉和林志远远走他乡,进入龙海市的傅山县医院工作,林志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政府机关。 萧眉和林志远的感情极好,历尽千辛万苦,冲破家庭的阻挠,两人在工作一年后,就准备结婚,新房子就在光明广场。 但就在两人照过婚纱照,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,林志远在斑马线上,推开了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后,自己却被醉酒司机撞飞了十几米,永远的离开了萧眉。 两人虽然谈了这么长的恋爱,两人只是亲吻抚摸,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,两人都要在新婚的最神圣的时刻,互相拥有对方,可惜,天不作美,硬是拆散了这对恋人。 这个致命的打击,让萧眉几乎崩溃绝望。萧眉消沉了一年多,每天都泪流满面。 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的结果,柳眉的父母也很是后悔,但萧眉还是靠着自己的倔强,走出了生活的阴影,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,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发表后获奖,一个又一个的大型手术,在她的手里获得成功。 经过五年的拼搏,萧眉获得了整个傅山县医院的认可,被提升为主管县医院心胸科的主任,业务副院长。 萧眉凄美柔弱的情绪变化,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猛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爱怜,他第一眼,就感到了,他们之间,一定会要发生什么事激情。 他看到了这个倔强凄美的女人后面的那淡淡的忧伤,这种忧伤,让欧阳志远的灵魂都感到强烈的颤抖,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女人。 这个想法,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,自己和这位副院长,刚刚见面呀?怎么会有这个荒唐的想法? 欧阳志远就跟着萧眉实习。 身材高大英俊,极其阳光的欧阳志远的到来,让整个心胸科震动起来,漂亮护士们和女医生们的眼睛都在发亮。 精通中医的欧阳宁静,在欧阳志远小时候,就用中药改变着欧阳志远的体质,特别是欧阳志远的洗澡水,添加了很多可以增强体质的中草药,让欧阳志远的体质和气质,变得极其灵透和儒雅,特别是他身上那种清新的如同雨后阳光的灵透味道,对女人们有种极强的杀伤力,充满着神秘的诱惑力。 随后的时间里,让所有人感到震惊的是,不是欧阳志远的阳光,而是他的医术。 欧阳志远上班的第三天下午,接送实验中学学生的大客车,在参观完市博物馆的回来途中,和一辆货车相撞。 几十名中学生的生命,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。 刺耳的救护车声,由远而近传来,让所有医生们的心脏,骤然收缩,气氛在刹那间凝结。 第一批伤员在十分钟内赶到。 院长赵南飞,身穿白大褂,亲自组织专家医生,守候在抢救室门前。 由于傅山医院距离出事地点最近,再加上,傅山医院的外科,极其的有名,因此,一部分受伤的学生,被送到这里来。 实验中学可是省重点中学,整个龙海市的优秀学生子弟以优异成绩考入实验中学,在这个学校上学。赵南飞知道,考验傅山县医院的时候到了,这个关键的时候,一定要救出祖国未来的栋梁们,这对傅山县医院的发展是个重大的考验,对自己的仕途更是个考验。赵南飞把整个傅山县医院的各科主治大夫和专家,都快速的集合过来,赶到急诊科。 主管心胸科的萧眉副院长,早已赶来。欧阳志远就跟在萧眉的身后。 救护车的刺耳警笛声中,五六个生命垂危、全身是血的中学生,被护士抬下车来。 萧眉的速度极快,第一个身受重伤的少女,被萧眉抢了过来。 这个小女孩子,脖子有点变形,胸脯塌陷,脸色惨白,呼吸几乎停顿,嘴唇发紫,双眼半睁,瞳孔已经开始发散。 这是一个病情极其凶险的女孩子。 “一号抢救室,测量血压、胸透、化验血型、准备血浆,立刻手术。” 萧眉不愧为胸科的第一把刀,一见女孩子的危险情况,立刻就判断出,女孩子的胸腔遭到撞击,胸腔塌陷,很有可能,断骨刺破了心脏。 萧眉一边随着车子小跑,一边大声吩咐护士要做的一切。 配合萧眉的护士长李楠,动作干净利索,在进入抢救室之前,就快速的剪开女孩子的衣服,露出女孩子的胸脯。